位置: 首頁 > 教理研究 > 資訊 > 研究所2018年研究生畢業論文答辯綜述

研究所2018年研究生畢業論文答辯綜述

發布日期: 2018-05-28 瀏覽量: 6,174 次瀏覽

201814日,寒雨瀝瀝,冷風微動,西園寺的三寶樓巍峨莊嚴,戒幢佛學研究所舉行了2018年研究生論文答辯。今年畢業的研究生共有四位,分別為善擇師、善覺師、廣弘師和方海東居士,論文題目涉及人物年譜、天臺學、戒律學、佛教管理。畢業答辯包括論文陳述、提問和回答三個環節。

論文答辯委員會主席為戒幢佛學研究所所長、研究生導師濟群法師。答辯委員會的委員還有:

紀華傳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佛教研究室主任,戒幢佛學研究所副所長、研究生導師

凈智法師   戒幢佛學研究所教務長、研究生導師

道法法師   戒幢佛學研究所研究員、研究生導師

韓煥忠     蘇州大學教授、宗教研究所所長,戒幢佛學研究所研究部主任、研究生導師

下面對四篇論文的答辯情況分別進行概述。


(一)廣慧和尚年譜研究

善擇師對廣慧和尚的年譜進行了研究。廣慧和尚作為近代中興西園戒幢律寺第一代祖師,而大家對西園寺這樣一位中興祖師少有了解,這一緣起促成了善擇師的研究。西園戒幢律寺始建于元至元年間,始名歸元寺。崇禎八年,茂林律師任住持,建戒幢律院,因依西園而建,故稱西園戒幢律院。乾嘉年間,法會興盛一時,寺院與杭州靈隱寺、凈慈寺形成鼎峙之勢。1860 年,毀于天平天國運動兵火。

廣慧和尚,清咸豐四年(1854 年)生于丹陽,諱圓德,俗姓吳,原安徽懷寧人。十八歲(1871年),受具足戒。1872 年和尚結茅于上津橋附近苦修。西園寺在上津橋以西兩公里,當時已是一片廢墟。三十九歲時(1892 年),與恩師受盛康為首的鄉紳禮請,開始興復西園寺,此后將三十余年的時間傾注于該寺的興復大業。

廣慧和尚關于佛教復興之路所做的探索和努力,對新時代佛教的發展,有著非常重要的借鑒意義。首先,廣慧和尚不畏艱難的精神,勇于承擔佛教復興大任的使命感,實是后學發起不斷前進的堅強動力,也促使后學珍惜當下佛教發展的大好環境。其二,廣慧和尚對佛教復興的趨勢把脈精準,確立了戒律是命脈、僧才是關鍵的發展理念,這恰是新時代佛教發展的關鍵所在。其三,廣慧和尚在修建寺院和弘揚戒律、傳承禪法的實踐,為后世提供可資借鑒的經驗。

論文寫作的指導老師紀華傳教授說,本文的寫作誠為不易,搜集資料的困難很大,很多都是第一手資料,通過研究,文章也澄清了一些史實。紀華傳教授還補充說,西園寺住持的選任在廣慧和尚之后和民國時期一直是傳法制,新中國成立后,由明開法師改為十方選賢制,這是值得注意的。韓煥忠教授問道,廣慧和尚與安上法師西園寺的中興相比較,有何特點。道法法師提到,要對臨濟宗的廣慧和尚這一系的法脈傳承進行詳細考證。濟群法師對這一研究工作做了充分肯定,認為這一研究立足于西園寺的歷史,選題挺好,很有實用價值,并建議思考廣慧和尚中興西園寺的歷程對今天西園寺的建設和事業有怎樣的幫助。作者對以上問題做了回答,并將有關方面在后續的研究中進一步展開。


(二)智者大師修法體系略探

善覺師對智者大師的修法體系做了研究。以期較為整體地認識其修法的特質,或有助于從修行的角度來認識其佛學的理論,亦愿能有益于天臺修法的實踐。

當今時代,人們雖然能夠接觸到諸多經論和各個佛教宗派的修法,然而也形成了因所學過于龐雜而無所適從的困局。智者大師作為天臺宗的實際開創者,所創設的修法體系極為宏大,他所有的佛學思想也正是通過修法體系得以全面呈現。借助智者大師的智慧,不僅可以更準確地體會佛陀所傳修法的精髓、更便捷地抉擇出適合自身的修行道路,以達到上求佛道的目的,同時提升對各種修法的吸收應用能力、創新豐富教化眾生的方便手段,以此應機設教而下化眾生。

本文嘗試通過簡略探討智者大師修法體系的概貌,探討內容主要從智者大師所闡釋的修法理念、修法全體架構、主要修法程式三個層次展開。智者大師的修法理念包括,在施設教法時注重照理與鑒機的統一;依教修行時注重遍入與統攝的平衡;修行過程中注重清晰可依的次第性。基于如上所說的修法理念,智者大師對于修法的架構不止一種,而以《法華玄義》所闡釋的對全體佛法的架構最為齊全完整,以藏、通、別、圓四教劃分釋尊施教的權、實層次,以漸、頓、不定、秘密四教劃分釋尊指引理、事教行的不同過程,八教交織出完整的遍入實相之網,以觀心作為開展統攝一切教、行、證的中心,形成了一個能納入釋尊所有教法而又獨具特色的修法體系的架構。修法程式是依于修法理念和修法架構而開出,直接用于指導修行的具體模式和方法,包括以漸次為主導的修法程式,以《次第禪門》在修法行次上最為完整詳盡。《摩訶止觀》以頓法為主導,兼用漸次的修法思想。文中,作者還對智者大師的念佛和懺法程式也做了詳細的介紹。

道法法師坦言,上次預答辯時看到這一選題,對有天臺宗的后起之秀感到欣喜,隨后啟發作者能否用一句話來說明智者大師的修法體系的獨到之處,以使大家記住。濟群法師指出,天臺在止觀實踐上非常完整,既有圓頓止觀,同時也重視漸法的基礎,比如六妙門,但是這么好的止觀體系為何沒有傳下來,甚至形成“教學天臺,行歸凈土”的現象,并問作者在寫作本文,自己有沒有實踐,能否用得起來,用起來的可能性有多大,研究不僅只是陳述一個問題,同時也有傳承的責任。在探究的過程中,如果能找到其問題出在哪里,會有助于我們更好地傳承宗派佛教。紀華傳教授認為,在天臺方面的研究生論文中,這是一篇非常優秀的文章,全面系統地梳理了智者大師的修法體系,盡管部分內容還不夠深入。同時也指出,濟群法師的發言很重要,天臺宗在理論和實踐上有頓法也漸修,非常完整,不該有流弊,但中國歷史上卻遠遜于禪宗的生命力,原因何在?作者答道,這正是他將要進一步深入研究的地方。

(三)漢傳佛教傳戒儀軌研究

廣弘師的論文主題是關于漢傳佛教傳戒的儀軌的。2016 10 月,廣弘師參加了福建太姥山平興寺舉辦的漢傳佛教三壇大戒傳戒法會,有感于這一不同尋常的宗教體驗以及受戒儀式給自己帶來的心理影響和行為轉變,使他對漢傳佛教傳戒的儀軌產生了濃厚的研究興趣。他相信,程式化的佛教傳戒儀式是有力量的。傳戒不僅僅是使一個出家人獲取了比丘的身份資格,更深層次的,因為內心信仰力量的強化而使其以更加積極精進的態度面對學修生活。從戒律的角度來說,則是使受戒者獲得了具有防非止惡作用的戒體。

那么戒體是什么又從哪里來呢?作者從佛教教理、哲學以及人類學等層面對這些問題進行解析并試圖找出答案。戒體,即是心起誓愿,緣法界善法,心法和合,攬法成業,此業能起防非止惡之用,為修道根基。因此,戒體本質是業。關于戒體的性質,作者傾向于大乘唯識種子學說,認為戒體為阿賴耶識的善種子,本質是心法。作者在文中寫道,對于傳戒儀軌本體理論的研究和探討,有助于我們反思傳戒儀式在漫長的歷史發展中產生的問題,并在實踐中加以矯正,使傳戒儀式回歸戒律的精神本體。傳戒儀軌制度存在的問題終究是戒律的實踐存在的問題。通過歷代祖師的努力,漢傳佛教戒律的理論已經完善,當前最重要的便是要解決戒律實踐的問題。

道法法師問到對戒神如何看。作者回應說,根據阿含等經的記載,堅定地認為戒神是存在的,受戒會感得善神守護,如果持戒清凈會感得善神的守護,反之,善神會遠離,故不是永遠跟在身邊。而濟群法師指出,莊嚴的傳戒儀式、如法的傳戒程序能產生力量,根本在于受戒者的發心和用心,而不是外在的儀式本身。凈智法師問道,文中講的傳戒儀式有無包括受戒者的發心,需要澄清。如果包括發心,那么傳戒儀式是可以得戒的。如果只是外在的傳戒儀式,而傳戒者無發心,或者口頭乞戒而心中沒發心乞戒,那么儀式是不能使受戒者得到戒體的。韓煥忠教授問道,傳戒儀式在受戒者的心理上有什么變化,傳戒儀式與日常修持之間有何關系?作者回應說,受戒在阿賴耶識生起善法種子產生力量,從日常修持來說,還需通過止持、作持不斷強化戒體的力量。

(四)漢傳佛教的發展愿景研究

方海東居士的論文題目是《佛教的中國夢與世界夢》。當前我們的國家正在處于一個前所未有的轉折期,漢傳佛教在這一偉大的歷史機遇期下的擔當是一個值得我們佛子深思的問題。基于對漢傳佛教前途與命運的關切,作者對佛教的發展愿景做了研究,以期能喚起各界對于新時期佛教與國家文化大發展協調共進的思考,最后實現共同的夢想。

論文旨在從民族的復興夢想出發,以國家的文化精神為背景,以佛教的復興探索、現實狀況與未來趨勢為基礎,提出佛教復興的方略。從教理、教學、教制、教產四個方面,漢傳佛教、中國佛教、世界佛教三重境界來闡釋這一方略。“大教理”即基本延續太虛大師的總持之智為理,并因應時代擴充人生佛教為事。“大教學”即以道術教育為本,以學術教育為末,從道術教育中培養出以成道為目標的生命的覺悟者,從學術教育中培養出以成家為目標的思想者。“大教制”即以僧伽團體為根,以居士團體為枝。僧人在現代僧團中積累資糧、學習教理基礎、參與弘法與社會事業,待到一定階段,回歸傳統僧團,按法脈傳承修行,以了生脫死、修行證果的目標為所向。在獲得成就后,再重回現代僧團,以廣接眾生的弘法大愿為所系,以廣學博參、研修結合的實踐為所向,弘法利生。居士團體的方向是以護持佛教修行、承擔佛教事業為目標。“大教產”即以現代農禪為體,以新工商禪為用。有一定田地的現代寺院以禪來攝農,成就一番體驗式經濟形式,是禪文化的回歸。都市寺院在經濟方式上適合新工商禪,將佛法的因果正理、菩提正愿,由四眾弟子(事務上完全由在家弟子,法理上由出家弟子承擔)用于世間事業,以實現經濟自養與佛法傳播的雙重目標。

濟群法師指出,把佛法作為一種大文化來統攝各種思想或輸出一種普世價值,在未來的世間為人類文明的提升或者精神的建立,以消除各種對立,在未來世界的各種文化中,佛教確實最有資格,最有能力承擔。其實,我們也一直在實踐。中國文化的復興,離不開儒釋道的傳統文化,尤其離不開大乘佛法,不管此文的可行程度有多大,但是敢于去想,是好的,怎么實踐會更重要。政府提出,要立足于五千年的中國傳統文化來建設社會主義,政府和整個世界的發展有這個訴求,而佛教有著無與倫比的價值,關鍵是要有人去開顯佛法的智慧寶藏,幫助當今人類解決各種問題。這對每個佛子來說,都任重道遠,要發大心,學習地藏菩薩“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承擔精神,在未來的社會可以做很多事,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

紀華傳教授認為,這篇文章非常有特色,這個題目很有挑戰性,需要勇氣。文章的內容很多地方有創見性的很可貴的思考。佛法在任何一個時代的發展,總要關注社會思潮,要關注社會人心,是佛教發展的前提。把當今的思潮跟佛教的發展結合,這種探索和思考很重要,也很可貴。佛教怎么適應當今社會的思潮,來生存發展,也很重要。

道法法師說,本篇論文的暢想與時代精神完全合拍。假設他來做這個題目,從過去、現在、未來三際來考慮,即過去在人類的文明史中有兩次佛法的世界化浪潮,分別由印度和中國推動,具體地考察在世界文明史、中華文明史中已經發生過的巨大作用。現在,則要結合當前文化復興的政策,以及上至國家文化復興和民族復興的需要,下至萬民的需要,來談佛教的發展。而在未來人類的前途和命運中,佛教有資格和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巨大貢獻)。歷史已經證明,佛教在人類文明的創建中做出了自己的巨大貢獻,而今天佛教的經典資源和歷史的經驗資源還在。基于對過去和現在的認識的厚重資源,暢想未來,會讓人感覺到非常靠譜。

 

四篇畢業論文研究的題目各不相同,作者均在自己的研究領域做了深入的探究,在答辯陳述時有條不紊,邏輯清晰。答辯委員會成員的點評和提問,每位研究生都做了精彩的回答,同時也為每位研究生在后期進一步研究指明了方向。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掃碼關注 西園戒幢律寺

<微信服務號>

地址:蘇州市留園路西園弄18號

電話: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jcedu.org

Copyright ? 2018-2020 蘇州西園戒幢律寺 ?技術支持:江蘇綠茶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蘇ICP備05004971
满堂彩-首页